当前位置:首 页 > 党史专栏
>> 来源:
宣侠父首播燎原星火
冯玉祥慨赠佳联华章
2017-10-24 11:23   浏览次数:4 【字号: 【收藏】 【打印】 【关闭】

在华夏子民处于水深火热的垂死挣扎之时,宣侠父,在中宁大地上首播了革命的燎原星火。

宣侠父是浙江绍兴人,1923年由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1925年,冯玉祥任西北边防督办,决心经营西北,奉行孙中山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国共合作政策。当时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为了支持冯玉祥的工作,李大钊派宣侠父以国民党员的身份带领一批共产党员到冯部从事政治宣传工作。1925年10月,冯部第二师师长刘郁芬自绥远(内蒙)经宁夏开往兰州,宣侠父时任该师政治处处长,他和政治处干部、共产党员钱清泉一起,随队前进。该部经过本县河北地区时,在枣园和石空两个人口稠密的集镇,宣侠父和钱清泉二人组织召开群众集会,向群众发表演讲,宣传国内外形势,提出“铲除封建军阀,打到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口号,使长期处在封建思想禁锢中的中宁人民第一次听到革命的声音,如拨开乌云见到青天一样,受到极大的启发和鼓舞。

宣侠父具有很高的马列主义理论修养,他口才好,能用马列主义的理论剖析眼前的具体问题,因此他的演讲震聋发聩,极能打动人心。他在枣园演讲后,时在枣园完小上学的青年学生李天才被其感动,当场帮助士兵散发传单,后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把一生献给了革命事业。

1926年9月,冯玉祥从苏联考察归来,在五原誓师,所部西北边防联军改为国民联军,全部南下,参加北伐。中共又一次派刘伯坚带领一批共产党员协助该部政治工作,刘伯坚任该部总政治部主任。他们在经过本县时,又一次在中宁大地上散播革命火种。刘伯坚是四川平昌人,曾在法国勤工俭学。后来冯部根据国民党中央的部署搞清党活动,刘伯坚离开该部回到江西革命根据地。1934年红军长征时留在江西,1935年在赣南作战时牺牲。

冯玉祥的军队经过宁夏时,不住民房,住庙宇,住帐篷。虽然士兵们军衣破旧,但士气旺盛。当部队进行于街道时,“一、二、三、四”的口号喊个不停,伴着“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的歌声,颇有气势,常常引来众人围观。每个战士臂上都钉有一块白布臂章,上印“不扰民,真爱民”的字样。驻地提倡男人剪辫,女人放足,改县衙为县政府,改县衙三班六房为县政府四科(民政、财政、建设、教育)一室(秘书室),旧时风气,为之一新。

冯玉祥将军本人,于1926年11月24日率国民联军总部离开五原,向宁夏进发。在银川驻20余日,12月20日,又率总部离开银川,向甘肃平凉进发。其时宁夏引黄灌区冬灌刚过,道路低洼处积水尚存。是日,一辆军用卡车从石空古渡渡河而来,陷在宁安堡(今中宁县城)小东门外。坐在司机旁边的大胖子,下车后看着车轮略作端详,认为人推无济于事,便向旁边的一个青年军官吩咐几句,那个青年便去请人拖车。

原来这辆卡车是冯玉祥将军的座车。那个大胖子,正是冯玉祥将军本人。群众听说冯玉祥将军的座车陷在泥里,赶忙牵来几条黄牛,拴上绳套,齐心协力把汽车拉了上来。对此,冯玉祥将军十分感动。

当晚,冯玉祥将军留宿宁安,因无旅社,地方绅士便迎他于正行公(后改宝和元)商店之客室,并设筵洗尘。该店经理田鑫坡字珍之,系天津人,因卧病在床,未能出陪。冯玉祥询知其情,唤人引入田之病室,田拱手欢迎,相谈甚欢。

冯将军走后不久,来了一位军医对田氏说:“我承冯将军嘱托,来给你治病。”田问他的姓名,他说:“你叫我张疯子好了。”张是中医,他就田之病状,诊脉问情,连写处方三剂,嘱田连服。

次日饭后,冯玉祥又来看望田病,手里拿着对联一副、条幅一帧,赠给田作为纪念。田感动地流涕说:“将军对我这样好,我不知道怎样报答你!”冯氏不答,挥手告别。田氏展联观之,上书:“英雄未必难成佛,隐士何曾不爱名。”条幅则是冯氏自作小诗一首,诗曰:“同胞苦,同胞之苦如黄连,压力千钧难自便。厘卡遍地如林立,巡丁司事亿万千。凶如豺狼毒如蛇,一见财物口流涎。我拯斯民更兴师,扫荡毒雾见青天。”末署“焕章冯玉祥并书”。诗句通俗清新,书法苍劲有力,爱国爱民之心,跃然纸上。

1926年底至1927年春,冯玉祥国民联军宋哲元部在宁安堡暂驻。部队不行军了,政治机关觉得这段时间可以利用,便派遣工作人员下乡,深入到群众中去做宣传发动工作,其中派到恩和完小的刘屏先,工作成绩最为突出。

刘屏先,中共党员,籍贯、军职不详。他阶级觉悟高,性格开朗和善,平易近人,极会做群众工作。他到恩和完小后,和师生打成一片,从了解当地的社会情况入手,结合实际宣传革命思想和反帝反封、抗日救国的道理。他动员留着辫子的老师剪掉辫子,帮助他们动员自己家里的妇女把缠着的小脚放成天足,给社会做表率。把铲除封建军阀,打到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目标巧妙地贯彻到平常的学习和工作当中,启发青年学生的反封意识和革命思想。

那时,恩和街上有个劣绅,叫宋朝堂,是当地商会会长,财大气粗,目中无人,天天骑着自己家里的走马到学校操场上兜风,踏得操场上尘土飞扬,影响学生的正常学习和生活,师生们敢怒不敢言。刘屏先认为这是劣绅的恶行,鼓励进步学生对这种封建势力进行斗争。一天下午,这位劣绅又骑着走马来学校操场兜风,弄得操场上乌烟瘴气,几个进步学生上前制止,他居然趾高气昂地申斥学生。几个进步学生将他拉下马来,质问他为什么践踏学校的操场,影响学生上操?学校操场是不是他家的私有财产?劣绅看到情况不妙,众怒难犯,灰溜溜地拉着马走了,从此再也不敢来学校的操场上兜风了。

那个时候,迷信风气很盛。一次恩和街上赶集,学生上街进行宣传。一个姓常的巫婆听见学生在宣传反对封建迷信,大声喊道:“信了爷爷(神)的人,爷爷保你的命;不信爷爷的人,爷爷要你的命。天灵灵,地灵灵,谁敢再胡说,爷爷饶不了你们这些毛头小后生!”进步学生闻听大怒,一拥上前,夺下她手中的单鼓,摔在地上,吓得常巫婆掉头就跑,进步学生一直追到她的家里,捣毁了她装神弄鬼、糊弄群众的神坛,吓得她此后再也不敢到集市上来欺骗群众了。

刘屏先在恩和完小工作突出,很多进步师生都团结在他的周围,接受革命思想,走上了革命道路。其中六年级毕业班的学生孙殿才,就是经他介绍加入共青团,成为中宁县最早的共青团员,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解放后任宁夏省首届人民政府副主席。毕业班的另一位学生王绪详,聪敏伶俐,接收了革命思想后,也走上了革命道路,化名张子华,曾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副局长,为第二次国共合作奔走效力,被称为“国共秘使”。

1937年夏,抗日战争爆发,中共中央派张子华为八路军代表,从延安到宁夏公开谈判,推动宁夏地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在张子华回到延安以后,党又派王幼平到宁夏进行秘密活动,并相继派李仰南化名杨学文、苏文化名陆平、杨静仁、杨一木化名杨寿亭、孙芳山化名张芳山等大批共产党员到宁夏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并秘密成立中共宁夏工委。

从1938年春起,宁夏工委先后分批把一部分积极分子送往延安学习。当时通过中宁送去的有张致善、孟长有、王世钧、王世同、张子玉、姚怀廉、高尚德、杨森林、王文明、张玉林、孔庆善、张致道、张致云、胡连江、何思明、王栋等16人。

自宣侠父在中宁首播革命的火种之后,革命的种子就像星火燎原一样,在中宁大地冉冉升起。1939年底,中共党员崔景岳和王博经西安、平凉到中宁县城,与地下党革命者李仰南在中宁街上协记号秘密接头并洽谈工作。

“协记号”是20世纪30年代后期到40年代初,中宁县城十字街口西北处的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小商号,一般人知道它的寥寥无几。可就是这个小商号,当时却是宁夏地下党主要负责人的联络点。它开业于1936年,经营烟、酒、纸等小杂货。起初合股的股东有张重义、朱官义、刘顺则,后来又有张经堂加入,他们都是陕西省朝邑同乡人。张重义、朱官义是地下党员,1928年曾参加刘志丹、谢子长、唐澍等共产党人领导的“渭华起义”。张重义是朝邑地下党的负责人之一,起义失败后,敌人通缉,他和朱官义等人逃到中宁合股开设协记号,以做小生意隐蔽,协记号于是成了地下党的交通联络点。

1940年春节过后,崔景岳和白玉光、、王博一起到宁朔县小坝开会,正式恢复宁夏工委组织,崔任书记、白任组织部长、王任宣传部长、马云泽任秘书。

工委下属的中宁支部,书记江生玉,党员有杨森林、安秉信、马成汉。支部成立后,在中宁秘密开展工作,为陕北输送了一批革命人才。

1940年4月15日,崔景岳、白玉光、、王博、江生玉、王世同、姚怀廉等被捕,宁夏工委和中宁支部遭到破坏,停止活动。


延伸阅读RELATED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