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党史专栏
>> 来源:
保卫和巩固革命政权的伟大斗争
2018-02-28 04:35   浏览次数:1 【字号: 【收藏】 【打印】 【关闭】

   兰州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宁夏进军。沿途马家军闻风丧胆四处逃窜溃不成军。在大军的威慑下中宁县于1949年9月14日宣告解放。至此,全县人民终于从马鸿逵的残酷奴役下解放出来,从而得见天日。

   我军为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军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的精神,由六十三军抽调干部战士20多名进驻中宁。经中共宁夏省委、省政府批准成立了中共中宁县委员会和人民政府。领导人民接管旧政权,并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以维护、安定社会秩序,建设各级政权、发动群众恢复生产,支援前方为当前中心任务。公安部门是执行维护社会秩序任务的具体执行部门,在解放军的配合下进行了搜捕匪特,收容登记散兵游勇,肃清反动武装,收缴敌人遗留到各处的武器、散兵武器、民间武器,明令宣布取缔、解散敌党、团、特等反动组织,对敌党、团、特、军、政、警、宪骨干分子进行登记。到1950年2月,共逮捕各类犯罪分子40多人,收缴各种枪支13,000多支,登记遣散官兵2,593人(其中,中尉以上军官675人),党、团、特及反动会道门成员1,300多人。根据《约法八章》和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一贯政策,按其罪恶轻重和民愤大小,逮捕了少数罪恶大、民愤大的分子。在取得群众的谅解下管制了一批罪恶较轻的分子,亦有目的地宽大处理了一批。既给那些想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人以机会,也使那些顽固不化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的人更加孤立。经过以上工作初步稳定了社会秩序。但是危害社会安宁和妄图颠覆新生人民政权的种种反动势力远没有彻底肃清。实事表明,一小撮反动军官、愤匪及潜伏特务,虽然表面上接受我军处理,但内心却对新生的人民政权恨之入骨。他们错估形势,蠢蠢欲动,收买枪支,网罗地痞流氓,建立反革命组织,阴谋武装暴乱。极少数反动会道门头子和恶霸地主也遥相呼应,妄图恢复他们失去的权利。他们不仅政治上极其反动,而且手段极其阴险残忍。

   以反动军官陈浩、陈尚业为首的反革命集团,接受匪特郭继周的反动任务,先后在县城、鸣沙、渠口等地召开秘密会议,制定反革命计划,购买电台、枪支,发展反革命力量,利用陈尚业混入我七区(今渠口、广武一带)区公所窃取自卫营长之便,联络马鸿逵残余势力,约期与宁夏各地反革命组织武装叛乱,阴谋袭击区、乡人民政府,谋杀干部。

   政治土匪张海禄,纠集马部散兵游勇,自称“仁义军”,公开打起国民党的旗子,和同心匪首杨伯义、李成福等相勾结,在宁平公路抢掠行商骡马物资,打死打伤我剿匪部队干部战士、劫我部队枪支,散布谣言,挑拨民族关系,破坏民族团结,企图推翻人民政权。

   红帮头子毕前修、王自力、汪积善,积极整顿红帮“码头”,发展帮徒,扩充反革命势力,先后在鸣沙、渠口、枣园、沙梁等地活动,购买枪支,联络中卫、宁朔等地红帮头子,派人与匪首郭拴子、张海禄联系,并与陈浩反革命集团相勾结,阴谋叛乱,抢劫库房,袭击剿匪部队,颠覆人民政权。

   一贯道头子韩耀庭,接受中统特务郝志威的反革命旨意,在中宁城区发展道徒,积极进行反革命活动。解放后,网罗反动军官、敌伪留用人员,大肆散布反革命谣言,蛊惑人心,并在吴忠、金积、中卫等地活动,扩大反革命力量。在中宁,将县电讯局70%的人员拉入道,设坛诵经,后又打入起义改编驻中宁等地的骑兵师,发展道徒5 0多人,搜集我政治、军事情报,阴谋叛乱。

   土匪张光杰,1950年购买马鸿逵散兵枪支10多支,子弹,1000多发,企图投靠张海禄为匪。同年8月被我公安机关捕获。后,越狱潜逃。在追捕中,打死我公安干部邓广兴(又名邓训)。

   这些情况说明,中宁同全国各地解放区一样。反动势力极其猖狂,彻底镇压反革命、清剿土匪已成了当时保卫新生人民政权的首要问题。

   根据中共宁夏省委和宁夏军区党委的指示,中宁县于1950年初开始全面剿匪。人民解放军和地方公安部队深入山区和边沿结合部,发动群众,先后俘获匪徒20多人。当时由于我们对中央政策理解不够全面,加之胜利后产生的轻敌麻痹情绪,对敌对分子打击不狠,在某种程度上挫伤了群众情绪,客观上放纵了敌人。群众反映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讲宽大”。“人民政府宽大无边,有天无法,捉住反革命教育几天就放了”。有的土匪说:“捉不住了抢银钱,捉住了蹲班房子也几天”。

   为了巩固人民民主政权,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中宁县公安局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大力加强侦查破案工作,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逮捕了一批现行反革命分子,激发了群众的斗争情绪。1950年7月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同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要认清斗争形势,坚决纠正镇压反革命中出现的“宽大无边”的偏向,保障人民民主权利,为顺利进行生产建设和民主改革创造条件。同年12月,中共宁夏省委召开县、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联席会议,分析形势,研究部署镇反工作,镇反运动全面展开。

   这次镇反运动主要打击的对象是土匪、特务、恶霸、反动党闭骨干及反动会道门头子5个方面的敌人。这5个方面的敌人在组织体系虽然被打垮,但有一定的社会势力,暗中串联伺机再起。为了巩固已经取得的胜利,必须采取最坚决地手段,彻底消灭这一批反革命势力。

   这次镇反运动,根据中央统一部署,分三个阶段进行。

   在第一阶段中,从1950年中共中央发布“双十”指示到1951年4月。首先广泛深入地宣传镇反意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开展减租反霸斗争,进一步提高群众觉悟;进行镇反摸底,掌握5个方面敌人的情况,做到有的放矢。在镇反宣传中,全县80%以上的群众受到了教育。通过登记、清理敌伪档案和群众检举,全县共摸出5个方面的敌人440多人。结合镇反摸底和反霸斗争,破获匪特等案件67起,逮捕各类犯罪分子近百人,收缴枪支210多支,子弹数万发,并于1951年2月召开公判大会,依法处决了罪大恶极,怙恶不恢,为人民十分痛恨的反革命分子张海禄、韩耀庭,震慑了敌人。

  1951年5月,中宁县镇反运动进入高潮。县上抽调大批干部分赴区、乡开展工作,召开各种会议,统一思想,提出应捕对象名单;发动群众诉苦,揭发控诉反革命分子罪行。5月22日,中宁县人民政府召开第四届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讨论在押犯的处理,确定逮捕对象。5月27日晚,全县统一行动,一举逮捕了5个方面的反革命分子82人。捕前各区、乡都召开控诉斗争大会。在控诉斗争大会上,群情愤怒,一致要求坚决镇压反革命,为死难者报仇,为受害者伸冤。为了及时审理、结案,县上成立了有各界代表组成的l1人审判委员会,县长、兼县人民法院院长李克忠任审判委员会主任。6月l7日和8月1日,中宁县人民法院分别在县城、鸣沙、石空等地召开公判大会,连牛首山的僧侣也赶到鸣沙参加大会,依法处决了田丽生、赵顾、陈生云、白青山、陈浩、王自力、汪积善等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公判大会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斗争情绪,伸张了革命正气,打击了反革命的嚣张气焰。

   在第一阶段中,全县召开各种控诉会158次,参加入达7万多人次,有3万多人控诉揭发。共打击各类反革命分子l10多人,其中判处死刑19人。

  1951年10月,中宁县土地改革运动全面开展,镇反运动进入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一方面结合土地改革运动,继续揭露和打击隐蔽较深的反革命,全县共打击五类敌人 240多人;一方面根据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精神,采取谨慎收缩的方针,集中力量处理积案,到年底第一阶段的案件基本清理结束。

  1952年5月到年底,镇反运动进入第三阶段。这个阶段主要是进行镇反判定,对关、管起来的反革命分子进行劳动改造,并对他们的家属做好教育争取工作,以利最大限度地孤立和打击反革命分子;建立群众性的治安保卫组织,把镇反斗争转入正常。

镇反判定,一方面是检查镇反斗争的彻底程度,检查镇反运动是否真正达到目的,检查土改政策执行情况,纠正运动中发生的偏差,巩固运动成果。同时也是一次系统的普遍深入地调查研究,掌握镇反后的敌情变化,研究今后斗争策略,为今后对敌斗争作好准备。通过判定和调查摸底,全县38个乡,有21个尚不彻底,又进行了镇反补课。

   三个阶段中,对原摸底发现的五类分子440多名除逃跑和流落外地的6名外,有370多人受到不同地打击,占5方面敌人总数的84%。各乡建立了治安保卫委员会,行政村和自然村分别建立了治保小组和治保员,并建立了群众性的监督改造反革命分子的制度。被管制的反革命分子也订立了守法保证书。使反革命陷入人民群众临管的汪洋大海中。

    这次镇反运动,我们坚持了党的正确方针政策,一是实行群众路线,广泛深入地发动群众,使专门机关和广大群众相结合;二是镇压与宽大相结的原则,贯彻“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赎罪”的方针政策;三是注重调查和证据,不搞逼供信,贯彻“既不放过一个反革命分子,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精神。基本做到了“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肃清了反革命残余势力,保卫和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支援了抗美援朝、土地改革和国民经济恢复等工作的顺利进行。


延伸阅读RELATED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