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党史专栏
>> 来源:
抗日战争时期中宁党支部建立的情况回忆
2018-03-29 03:57   浏览次数:4 【字号: 【收藏】 【打印】 【关闭】

 

  在三十年代后期和四十年代初期,革命的种子曾在恩和学校这块园地里,由萌芽、成长,到被摧残,经历了一段不平静的道路。现就我们所能回忆起来的一些情况,从以下几个方面记述如下:

接受先进思想播下革命火种

    三十年代初,恩和学校毕业生张子华(原名王绪祥)、孙殿才等,先后踏上了革命的征途。当时高年级的部分学生,听说他们在北平念书,参加了地下革命工作。那时我们还不清楚红军真正的性质,只听说为百姓打贪官除恶霸,这对想往进步的青年有极大的感染力。因此,部分学生在脑海里留下了一定的影响,并有向往的愿望。

    1937年夏,在北平读书的学生张致和,因病回家休养,当时有江生玉、安秉性、马成汉等人,因同学关系经常来往。在接触中,张介绍手书籍、新思想,才懂得了红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军队,是为全国受压迫受剥削的穷苦人民求解放的。当时理解很肤浅,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同年9月份,张子华以八路军代表身份来宁谈判,途经恩和回家探视。当时有恩和学校的校长王耀先,教员安秉性、马成汉、安性天等人到家走访,在交谈中,子华重点强调要大家动员广大群众,团结起来,抗日救国,并说:“军队是国家的干城,马鸿逵的兵,用绳索捆绑进入兵营,怎能打仗”等。这次的会面,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同年秋,新安旅行团到恩和。我们接待食宿,他们热情的教唱新歌曲《在松花江上》等,放电影(无声),宣传抗日救亡。他们千里迢迢、跋山涉水,不畏艰苦的爱国精神,在全校师生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我们后来的工作,给予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开展革命工作进行地下活动

    1987年冬,受张子华和张致和鼓动、教育、影响下的爱国青年江生玉,奔赴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到l938年3月受组织派遣返回恩和开展革命工作。当时在恩和学校任教员的安秉性、马成汉、张儒铭、校长王耀先等人,对他的往返行动都很清楚。为了隐蔽他的身份,站住脚跟,临时以义务教员使用。自此在江生玉的领导下,在恩和地区开展了地下革命工作。

    一、组织学生成立学生自治会。下设有学习、编辑、讲演、歌咏等小组。学习组的工作是介绍阅读进步书刊,还有一些不能公开阅读的书报。编辑组的工作是办周刊(每星期一期,在校内)、办墙报,主要是在有意义的节日出,如植树节、旧国庆节(十月十日)等。歌咏组的工作是唱歌比赛,教唱进步和抗日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船夫曲》、《渔夫曲》。“七七事变”后,教唱的新歌更多,如《团结就是力量》、《打回老家去》、《太行山上》、《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到敌人后方去》等。讲演会是在每周星期六下午进行,内容以抗日救国为重点,兼讲学习体会和心得等。

    二、走出校门,面向社会,扩大活动面。1938年,讲演组扩大为宣传队,并有校长王耀先、教员马成汉、安秉性等参加,活动范围扩大,由校内到校外。当时恩和高小下属七个初小(吴桥、东营、刘家大庙、孙家河滩、双庙、岗渠、余家庙),是一个学区。每逢节日、集市召开集会,写标语、贴墙报、游行、呼口号,主要以抗日救国为内容,特别是每年的“九·一八”、“七·七”和旧国庆的这天,与地方行政配合,有商会、驻军(如马鸿宾的工兵营、谢团等)共同召开。在会上讲演的人,以我们的宣传队为主,号召全民行动起来,抗日救国,激发群众的爱国热情。

三、动员输送爱国青年,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经过一段的宣传、教育、地下串连,一批爱国青年要奔赴延安学习。1938年7月,江生玉带领首批青年高远(原名高尚德)、杨森林、王宏(原名王世钧)、张子玉(原名张怀民)、王文明等五人到延安入抗大学习。走时中卫原预约的几个青年未按时赶到,临行时江嘱托安秉性、马成汉接待,随后赶去。

上下接头    建立组织

    1939年5月,江生玉从定边返回恩和学校。在校长王耀先、教员张儒铭掩护下仍任临时教员,为了工作学习方便,与安秉性、马成汉三人同住一个宿舍。经过一段的接触了解,江生玉先后分别介绍了马成汉、安秉性参加了党组织。由于恩和学校宣传抗日搞得活跃,马鸿逵把恩和学校视为防共重点之一。因此,恐怖气氛紧张,江生玉不能继续再留在恩和学校,通过王耀先、张儒铭等人的大力帮助,安排在余家庙(即现在曹桥)初小任教。

    同年9月,杨森林抗大学习毕业,也被组织分配到中宁搞地下工作。为了掩护身纷,通过王耀先、张儒铭等人的帮助,安排到三道渠初小任教。

    1940年元旦过后,白玉光到中宁江生玉处,适逢杨森林由三道渠到江校联系工作,白正在场,但互不相识,经江介绍,白早知其名,但不识其人,交谈工作后,白对杨指示:“关于你的组织问题,由工委研究后通知你,不日后有一姓朱的和你接头,由他向你交待任务”等。

    同年春节过后,工委在小坝学校开会,正式决定成立中宁支部,书记江生玉,党员有杨森林、安秉性、马成汉。不日后,果有一姓朱的到三道渠学校找杨森林,交谈后,始悉朱卓民即是崔景岳,在校住一宿。第二天两人骑车到曹桥地段,崔令杨原回鸣沙,买上一支新毛笔在街西头等他,至下午两人会面,同回三道渠学校。崔写好密件(给边区党委的报告),给杨交待任务:①经工委研究,你(杨森林)为正式党员。②此件交江生玉让他即送边区,并嘱咐江,如遇意外将此件必须(一)埋藏;(二)烧毁;(三)吞腹。江调离后,由你接替江的工作,由江向你交待任务。④目前情况紧张,应提高警惕,积极隐蔽。崔又住一宿,离开三道渠学校,杨随将密件面交江。

领导被捕    组织瘫痪

   1940年4月(古历三月初九),江生玉在余家庙学校被捕。江被捕前,张儒铭在中宁已听到坏消息,即通过马成汉通知江速离开余家庙,而江一时犹豫,延迟两天,致遭大难。安秉性、马成汉在恩和学校,当天都不知道,杨森林在三道渠学校,第二天才始悉江被捕,当时都

提心吊胆,但故作镇静,照常上课,至晚。为了安全,暂请短假,以避风暴。十多天后无消息,安、马两人又回恩校任教。

    杨在三道渠学校,有鸣沙完小校长吴占熬转交江生玉写的一手条,上写:“森林:我已被捕,希将家中东西收拾一下。”杨即前往江家,其家属说“已埋完。”杨即离开中宁到同心、环县等地隐蔽。

   是年秋,有宁夏省国民党党部当科长的刘安邦(是马成汉的叔伯外甥)给张儒铭来信,要安、马速离恩校,张即转告,安秉性即离开恩和学校逃往甘肃兴仁堡(现属海源县),以经商为名,经营白酒业,从此再未返回。马成汉逃往同心罗山坡等地避难。

    1941年后,马鸿逵大抓大捕的风暴缓和,马成汉暗回恩和,杨森林(化名杨兴华)亦回鸣沙顶替郭生祥在鸣沙学校任教。因组织关系是单线领导,上下失去联系,致使党的组织工作瘫痪。

    此后,马鸿逵对恩和学校,虽停止抓捕,但继继严加监视,马成汉感到继续留在恩和学校不安全,因而从1942年下半年以后离开恩和学校,到惠安堡伪教育科工作一年,43年冬盐池不能立足,回到恩和家中,适逢马鸿逵又征兵,环境被迫,以换回胞兄马成士为名,在伪八十一军当兵。

    杨森林在鸣沙学校任教,后又参加青年远征军。从此三个幸存者,便长期离开恩和至到1949年宁夏解放。

 

延伸阅读RELATED REPORTS
作者: 马成汉 杨森林 【字号: 【收藏】 【打印】 【关闭】